怪不得啊

嗯。大概就这样了。

其实一直觉得杰奇很适合哨兵向导的梗啊。

然而并不会写这种梗[你滚]

有小仙女小可爱愿意接盘吗~


抱歉,占个tag○| ̄|_


生贺文。
嗯……谁的生贺这并不重要!
大概是起稿于小杰生日那天,终于今天奇犽生日……[表情微妙]
第一次蟹肉,剧情乱七八糟,也是在各种借鉴下完成的故事……唯一里面有一部分漂亮又好次的肉是俺家媳妇帮俺写的 @tutuda   再次感谢娘子的大力支持,么么么么!
嗯~截图是绿色的,以便于大家舒适的食用。绿色又是纯洁又向上的颜色啊,对!要记得,我还是很纯洁。[一本正经脸]
由于听说LOFTER查的严,大家剩下的内容请走贴吧吧~么么。
下面是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5208816795?share=9105&fr=share&see_lz=0

银魂这里银桂,可拆不逆。
猎人这里杰奇党天雷对家。[完全只吃的对家请不要有打扰,真的是天雷,请自尊自爱,我们圈地自萌]
小英雄习惯性吃任何爆豪左[爆豪all],主胜出。
出胜是唯一能接受的爆豪右。
小排球主吃及影,喜好all影。
另有各色喜爱cp,不一一缀述。
除了杰奇,均比较杂食。

脾气非常不好,但不会随意乱炸。
坚持圈地自萌,安分守己。

                                              …………阿怪[路犽]
                                                                   2017.6.26

我想说我昨天还在微博上看到有写关于“河豚系写手”这样的形象比喻的一种太太。
我说句难听的,有同样喜好的cp这是缘分,但当你真的点开她的主页,你会瞬间会被她喜好的另一对你天雷的逆你的cp粮狠狠的喂了一口[你大概知道是什么],这个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个人有个人的喜好没错,只是有很多很多人都是逆cp炸型的,相同的,我也是。
所以想说,下回麻烦大家,在介绍时候注明一下cp,真是被喂的一脸懵。

啊啊啊啊,奇犽啊啊啊……
虽然就一个镜头!![(╥╯﹏╰╥)ง]
我大杰奇!不逆不拆!

绿谷出久狗:卡酱,卡酱,卡酱,卡酱……
爆豪胜己喵:给我起开!废久!你这个废物!别趴在老子身上!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
@tutuda

《本能X instict》 杰奇 全职猎人 猎人

Section two X Character
那场孩童般的哭泣并没有持续很久。

就如他所告诉你的那样“就一会。”便真的只是一会。只是你的哭泣却依旧没有停止。
他停止了对你的略有些尖酸的损人话语,恢复了一个看似正常人的状态。

只是那片蔚蓝深处的忧伤,你却始终介怀。

刚刚由于任性而用力过猛的身子在平静过后便开始作威作福的叫嚣着他的不满。

得意了就耀武扬威,说的就是这种的。

“我好像不能动了。”
“活该。”他没好气的横了你一眼,并且‘好脾气’的在你裂开的石膏臂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你因为疼哭的更厉害了,你大喊着说他欺负你,他却越发得意。
然后你费力的举着你笨重的石膏右臂指着他鼻子骂他狡猾骂他是坏人,他便一脸无所谓的回你一句“谁告诉你我是好人了。”

让你很熟悉的对话。

那是种仿佛刻在骨血里的本能意识,驱动身体做出本能反应。

而且很奇怪的,你真的很明白他,明白他那份看似过分下小小的温柔。

他告诉了关于你的名字身世,告诉了你他的名字,身世。
你在旁默默听来的时候却能很明显的发现他在刻意的遗漏着些什么,疏远着什么。
你很好奇关于你们的过去,甚至是关于自己的受伤他也都只字不提。
可既然是他有心不想提及,还是不要过问了。
你如是想。

你的恢复力惊为天人。
每每说到这事的时候,奇犽总是满脸自豪的说这要归功与亚路嘉神奇的力量。
那是你开始认识的第二个人。
这个可爱的名为亚路嘉女孩是奇犽他的妹妹,是那个每天会给你们俩送饭吃的贴心温柔的女孩。

而在那之后,你便结识了更多的人。
他们会陆陆续续的来看你,送上最真诚的祝福与关怀。
不过要说最喜欢的几位要属酷拉皮卡,雷欧力和司碧吉了。
倒不是因为他们来的勤,只是你不管是从心理还是生理都更加喜爱着他们。
奇犽总是说那都是你的朋友,你不能老是这么偏心啊。
这时候你总是没脸没皮的岔开话题,然后更加没脸没皮的开心的笑着“我人缘好棒啊。”
而后奇犽总会一头黑线的把头藏在书里吐槽“有这么自己夸自己的吗。”
然后你就会鼓着腮帮子看着身旁执着于看书的奇犽“那奇犽和我的关系呢。”
“朋友啊。”他眼睛都没从书里抬起来,语气极其淡淡。

[我们是友人。]

你听到这话,心中多半是酸涩的。

起初,病还没好的时候,听到他这么介绍你们之间的时候,你就觉得这句是句谎话,而且绝对是骇人听闻的弥天大谎。
只是你自己也不知道找点什么正当的理由去拆穿他们。
但是这次你开始有些气不过,心中那名为不满失落的各种负面情绪指使着你将他手中的书强势的抽走,你表情严肃从床上跳下,直直的站在他的面前。
“杰。你干嘛?疯了吗你。先把鞋穿上。”他面露不满,起身伸手去夺你手中的书。
你的个头比他高些,身体又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在这次抢夺书籍的运动中,你站了绝对的优势和上风。
这本书有那么重要吗?
这么想着你便这么说了出来。
奇犽似乎有点被你惊到,不过却是很理智“冷静点,杰。”
“呐,奇犽。”你将手中的书用力甩开,把他推到墙边,那只曾经被他踹过的有力右臂狠狠的拍在墙面上。
“只是朋友?”你直直的盯着他,心中却是压抑的愤怒与不安。
你害怕这样做奇犽会生气,却更不喜爱你们二人一直微妙不已的关系,摇摆不定的让人心烦意乱。
你看到他耸拉着脑袋,自从你说完那话后便不曾正视过你,柔软的银发遮掩住他的全部五官,使你看不到他的表情。
“奇犽,回答我。”你恨自己这般咄咄逼人,也讨厌这种沉默不语的诡异气氛。
“那么,你想听到什么答案呢。”他渐渐抬起头,蔚蓝的眸子却是你从未见过的淡漠。
那是类似种看陌生人的眼神,窥探,探究,提防,却没有温度。
“我...”你慌乱起来“我只是,只是...”
“让我出去。”他却突然在此时轻轻推开了你,你从那双晶蓝硕大的眼眸中看到迷失自己。
是啊,你到底在寻求什么样的答案啊?于你来说你们不过是刚刚才认识一月多的不算陌生的人罢了。
可是,真的好不甘心呢。
你说。
“不甘心...吗。”
他慢步走开将你身后甩在地上书拾起,你在余光中看到他抖动的手臂。
你知道他这个动作,你明白他此刻正在极力抑制着自己的愤怒。
你开始懊恼,你疑惑着自己又到底是以何种身份站在这里大喊大叫的。
“真是。明明是你要求我要好好爱惜它的。”奇犽举起那本书在你眼前晃了晃,目光深远又惆怅。
你在一瞬间看到他眼神中巨大的悲伤与无奈。
你嫉妒着原本那个叫杰富力士的家伙。
所以你总会有种恍惚和错觉,你总觉得你是在占用着这个杰富力士的一切。
你在偷用他的名字,他的朋友,他的家人,甚至是在盗用他的一切...感情。
然后,你会安慰自己,你只是差那些记忆而已。
可是,你却从心里感到害怕。
害怕那个从远方匆匆赶来看你的米特阿姨那个难过又担忧的眼神。
那明明是从小把自己养大的像母亲般的人,自己却不记得她分毫。
你害怕自己偶然间不经大脑说出来的话语会让奇犽有瞬间的慌神。
你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几天前,奇犽站在病房门口与大家的对话。
原本你只是睡醒,想起身上厕所方便一下,却在无意中依稀的听到他们对话。
雷欧力的嗓门总是大的出奇,那句‘真的没希望了吗?’应该是你听到的吐字最清晰最字正腔圆的一句话了。
没希望了?
你放在厕所门把手上的手顿住。
“你也知道,他的大脑被那群怪物吃去一大半,能活下来真的是万幸了。”这回说话的是酷拉皮卡,那个温柔且安静的金发少年。
吃去?一大半?
你听的懵,你的过去,你丢失的那份记忆在这里首次被他们提及。
“不过,奇犽,亚路嘉真的太厉害了,不仅能将濒死的小杰救活把他大脑复原还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健壮了。”这次是司碧吉。
“不,司碧吉。有一点你说错了。”奇犽的声线这才在最后悠悠的传来,他的嗓音向来比较稳,虽说声音不大,传导力还是不错的“正好,我也给你们解释一下。杰的大脑并不是你所说的那种复原,我问过亚路嘉,许愿治疗的时候也只是将大脑按原来的组织重建,不过,却是一个全新的大脑了。”
“所以说,他根本不可能再拥有以前的任何记忆,是杰又不是杰的杰。”
“是吗...”你听到众人略微低沉的嗓音。
外面的气氛一下变得低迷起来,躲在门后的你在一瞬感到背后阵阵发凉,这不是大脑给出的反应,而是源于这副身体本能的反应。
那些关于你的敏感词汇不停的刺激着你,你本无心窥探,却怎么挪不开步伐。
你想,如果可以,你真想不惜一切的来换取与他们的珍贵回忆。
屋内。
门外。
世界仿佛在那一刻安静了下来。
你紧攥着拳头,欲破门而出。你想大声告诉他们自己以后一定会和他们摩擦出更好的火花。
可你的手始终停留在那扇厕所的把手上,紧握着,举棋不定着。
这不符合你的性格,你认为。
“我会让他补偿回来的。”然而突然在此刻发话的却是奇犽“这是他欠我的。”
你一愣。
不知为何,你能很自然的想象到奇犽说这话时那份恨人恨到牙痒痒要杀人的黑暗表情。
你猜那可能就是以前的自己又做了什么任性妄为的事却让奇犽帮忙收拾着烂摊子。
一边抱怨,一面收拾。
索性撒手不干不好吗?
奇犽真的是别扭的家伙。
老是说补偿,可感觉哪回都没实现。
这么惯人,会惯坏的。
你深呼了口气,拉开厕所门,不再继续听下去。
那些记忆。
就是那些扰人的记忆。
它让你迷惘,徘徊,开始不知所措。
你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你觉得自己像是复制品,徒有外形,里面却格式化。

“对不起啊,方才是我失言了。”
内心中一片混乱的时候,那旁的奇犽帅先发了话。
“我...奇犽...”
“定是我平日里和你相处的时候的一些奇怪反应给你带来困扰了,这会儿明明是我在耍小性子...”
“不是的,奇犽没错。是我无理取闹。”你连忙转身解释。
“啊...还真是烦啊,偏偏是失忆这种烂梗,一点都不好玩。”他表现出一脸的嫌弃与不爽。似乎这本身的一切都只是场无聊的游戏,它拥有着最廉价的剧情,最烂的舞美和最不给力的...演员。
“啊,对不起。”
“所以说。”他无奈的用手指指向你“为什么要道歉啊。”
“我也不知道,总之,是我惹的奇犽生气了。总之,就是有很多很多的事都很抱歉!”
“有时候真是跟不上你的回路。”你看到他无奈的扶额“不过你对于你的丢书行为你确实要给我好好道歉!”
“好的...”你低下头去眯起眼睛小媳妇状的眼挂小泪珠。
“唉...你是真忘了,这可是我去年17岁生日的你送我的东西,是你当初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好好爱惜的,如今自己反倒不爱惜了。”
“恩...”你可怜兮兮眨巴起无辜的眼睛表示不知情。
“啊!真是!看到你这个欠揍的表情我就超想打你啊...”奇犽一脸不爽的瞪向你,手中紧握拳头就在此时突然挥了上来。
你意识到无法闪躲,下意识的将眼睛闭上。
预想的拳头却没有降临在你的身上,你意识到自己被他环住。
苏醒过来的你曾被许多人或是喜悦或是哭泣着紧紧拥抱着。然而,和奇犽,却是第一次。
他没有你高,手臂却很长,环着你的时候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但力度却很温柔。
你小鹿乱撞。
“听到了哦。”
“恩?...恩...”你红着脸颊,身体却紧绷着。
“杰的心跳。”
“又能这么有力了。”
“啊...”你有点喘。
“真是难得见你这么害羞的样子啊...”他抬头看向你,表情却是玩味“说实话我一直不喜欢你那么直接...可你每次,每次...啊,等等!我这怨妇的口气是什么情况...”而说着说着他便先自己纠结起来。
“奇犽真可爱。”你笑。
“啊!又是这句!”他表情略崩溃。
“我实话实说啊,奇犽真的好可爱...”
“停!你...”你看着怀中人的脸由一头黑线变的满脸绯红。
不得不承认,你内心已然激起了一种兴奋与得意的情绪。
你伸手反环住了他,这一动作却明显他让一僵,方才融洽的好氛围在瞬间荡然无存。
“杰。”他试图推开你“你,先放开我。”
“恩,好。”你很乖巧的松开手臂,你看到男孩低着头不再言语。
“呐,奇犽。”不过你还是在二人窘迫的尴尬气氛中鼓起勇气拉起他的手。
他还是僵硬着,却没有将手收回。
“恨我吗?”你细声问“恨我忘记了一切。”
“应该恨吧...”他在短暂的沉默中慢慢抬起头看向你,目光黯然,表情却是五味杂陈“开始你受重伤快要死去的时候,我一人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窗外望着你那副模样,真的恨你恨的要死。但到头来却发现...还是什么都恨不起来。”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着等把你治好了我就把你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顿,打倒你爬不起来,可是...”
“其实每天也有在揍啦。”你吐槽。
他踹了你一脚,脸臭着撇嘴不想理你。
“奇犽。”你紧紧的握住他,想把那只常年冰凉的手温暖起来。明明是这么温暖的男孩子,为什么手总是这么冰的温度“你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他听罢后表情微惊,却逐渐平和起来。
“大概吧。”他浅浅笑了起来“杰。你知道吗。我的手上有无数条曾经鲜活的生命。”他慢慢将手抽回插回裤兜里面,转身望向窗外“死亡,往往只是一瞬间。而活着的那些,却依旧在经历着一场场磨人的浩劫。他们会为自己曾经做出的努力获得的成果喜极而泣,也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搞得措手不及。他们在途中会经历,成长,老去。获得,继而失去。而在期间的患得患失中逐渐迷失自我。渐渐在痛苦与无能为力中不断的妥协...单单听起来就会让人觉得很心酸呢。”
“可死亡,在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瞬,就已经意味着结束,意味着灭亡。意味着一无所有。意味着一切的消失,与不存在。”
“对啊!死了就什么就没有了!”你坚定的看着他,用力的点点头。
“所以,尽管会怅然若失,尽管会痛苦彷徨。我们依旧选择活着。”他冲你投以一个大大的微笑“要问为什么,大概因为生活本就是一场冒险。因为,活着。就是希望。”
“恩!我也是这么...”你十分认可的点点头想要接话,胸口却在此时突然被轻拍了下。
你疑惑的低下头去,发现奇犽正把手中的那本书抵在你的胸口,你不解的看向他。
“这些都是某人在书里告诉我的。”他笑着闭着起一只眼眸,表情得意又自豪。
“某人?”你的脑回路很明显的没跟上。
“恩,某人。”他笑得更加灿烂了“我曾经幻想着自己如果死去了要变成石头之类的,但...”
“那要先把这条生命给活精彩!”你一脸的正义的插嘴“某人不是说了吗?活着,就是希望!奇犽你不要老是空想那些有的没的!”
“恩,是啊。”他看着你有些憋笑“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坦率啊。”
“嘿嘿。”你吐舌。
“杰。”
“恩?”
“果然,活着。真好。”
你从望向他的眸子中看到不曾见过的光彩,勇气与决心,那是那个‘某人’带给他的阳光与力量。
坚强与脆弱。
好像并不是不可以一起存在的两种情感。
“唉,要不是因为这些话啊,估计你这回是真的要见阎王了。”
“恩?”
奇犽没有理会你,将手中的书强塞到你手上“还你了,看了一年多了,早都看腻了。”
“诶,这不是我送...”
“不想要了,要不等回头出院了你再给我换本新的。”他将手架在脖子上,利落的转身往门外缓步踱去“我回家看看亚路嘉饭做好了没,一会带给你吃。你赶紧上床,也不穿鞋,要是敢给我感冒那你这辈子就别梦想着出院了。”
你有些愣神,突然意识到那本几乎被你嫉妒了快大半辈子的书此刻就静静的躺在你手心。
你发誓你从来没曾想过要把这家伙碎尸万段,虽然曾经想把它偷偷丢进垃圾箱的黑暗心情是有的。
你好奇起来,一刻不停的打开了它。
至:
我最最亲爱的奇犽。
祝你生日快乐。
特此将这本旅行日记赠与你,希望你能永远快乐。
杰上。
扉页这么写着。
这是你的字迹,字字明了。
原本看外表装订精美,以为是本书,却发现手中的是个厚重的本子。
有点翻烂了呢。奇犽也没有那么爱惜啊。
于是,你打开第一页。
奇犽。
你摩擦着本子上段首他的名字。
原来,果然。他也是你的重点。
哈哈。听我说哦。
接下来这么写到。
我今天一个人转到了XXX市,你知道这里吗?据说这里超有钱的。
这遍布都是游戏机,电子产品。我听奴雅说这很久以前是个贩卖稀罕的高质量电子产品的黑市。后来经历了场战争,整个国家进行了大面积的变革,这才逐步走进商业化。
然而,最让我觉得惊奇的是,这里的人从来不睡觉的。24小时的时间里都在工作和卖东西,看到他们努力挣钱的样子,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努力下,所以我在这里连续逛了72个小时。
但果然我还是太弱了,三天下来不睡觉,回到宾馆倒头就睡,这样都没有逛完整座城。
奴雅笑我笑了好久,她说我怎么能和他们比呢。他们生下来就是不会睡觉,所以只能一直一直工作了....
......
奇犽。
与你分开的日子过得依旧很愉快,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新鲜事,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我想你那边也一样吧。
奇犽,这里有这么多超级好玩的游戏机啊,好想和你一起玩呢...
唉,少了你的陪伴多少还是有些寂寞的,因为真的好想把所看到所经历的都告诉你。
所以呢,我今天转到商店,花了一大笔钱的买了这个本子,准备把以后的冒险经历都写给你听。
奇犽。
果然,我还是很想你。
虽说人的分别在所难免,但还是不能不去想,不能不去怀念。
奇犽.....
什么嘛,乱七八糟的语言,定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你笑。
你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曾经的那个自己一笔一划写下的故事,心潮澎湃。
那日记中描写的种种世界是苏醒过来的你不曾见过的,你开始好奇,甚至开始兴奋,你不停向下翻阅着,顾不得脚下冰凉,站在那里着了魔似得被日记的内容深深吸引着。
“杰。”
时间也不知流逝了多少,恍惚间你似乎听见有人在你耳旁唤你。这干净又明亮的声音听得你有些发蒙。
“谁?”你怔怔的站在原地。
这是异常熟悉的声音,牵动灵魂的声音。
“我们。”他答。
朦胧间,你仿佛看到对面站着个绿衣少年,一头冲天的头发。
而那双看起来纯粹无暇,坚定又有神的金眸此刻正一刻不停的注视着你。
“杰?”你睁大眸子。
他咧开嘴巴微笑着,缓缓的提起手臂,张开手掌冲着你。
你被牵引般,不由自主的抬手,握住他抬起的手掌,十指交握。
继而合十。
他冲你咧开嘴巴大笑起来。
“就是我们。”他说。
屋外的风儿从窗外猛烈灌了进来,手中的书本一时间被吹撒,哗哗啦啦。
你兀的惊醒。
“杰。”你试探的喊了声。
空无一人的屋子只有你不大的回声。
你紧紧握住手中的书本,开始大笑起来。
余光间,你看到银发男孩站在门口,手中拿着平日里送饭用的饭盒。表情甚是复杂的看着你。
“奇犽。”
你停止了大笑,站直,转身。
那本日记本被你死死攥在手里,并狠狠的再次握紧。
那份时隐时现的,异常熟悉的感觉开始慢慢的流过你的身体,这是本能意识的复苏。
你看到他就那么默默的望着你,不挪动的步子也不说话。
那片蔚蓝不断的翻涌着,狂风暴雨。
继而,他阖眸。
只剩下那双银色的睫毛落在眼皮之上微微颤动。
“破绽!”而后你听到他大吼一声。
来不及反应的,在眨眼的瞬间他便一个瞬身冲到你面前。抬起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你一丝不挂的脚面上踩去。
你在此反应及时的赶在他脚底接触你脚面那一刹那间,闪开。
“嘿嘿。”你冲他吐舌。
他先是一愣,反应却是很敏捷的在你的小腿部横了一脚。
你重心不稳,直直的倒在床上。
“躺好。把被子盖上。”他语气似乎不悦。
“好。”你乖乖的钻进被窝,却开始不老实。
你怀中抱着那本日记,在不大的床上左右翻腾。
“明天感冒了我可不伺候。”他低头打开饭盒,饭菜芬香的气味浓郁。
“奇犽。”你喊他。
“现在别想着给我道歉了事。”他泄愤的将盖子甩到桌子上去。
“奇犽还真是小心眼。”你噘起嘴巴。
“我就是小心眼。”他不爽的用手指狠狠戳了你一下,晶蓝的眸子有些混沌。
“可是奇犽你的小心眼只会对你自己用呢。明明是在和自己赌气。”你在床上盘腿坐好,目光一刻不停的望向对面的那人。
“你...”
“奇犽。”你没等他继续下文,你便直直的望向了那片浩瀚的蔚蓝“我找到了。”
“啊?”他更一头雾水。
“嘿嘿。”你左右摇晃着身子“果然,我就是我啊。”
“啊,果然。又在自说自话。以前就是这样。根本不听别人说话!”奇犽那头几近崩溃的扶额,表情似乎又恢复到了平日的模样。
“奇犽。”你依旧怔怔的盯着他。
紧紧看着他那双蔚蓝如大海的眸子。
紧紧看着他高高挺起的英俊鼻梁。
紧紧看着他薄如蝉翼的点绛唇。
紧紧看着他银如月光的银色发丝。
继而在心中一笔一划的细细的描绘着。
“奇犽真好看。”
画着画着你笑了。
“你好恶心。”他欲要转身,你伸出手来用力抓住了他。
“奇犽你看着我。”
“哈?为什么我要特意坐在这被你看啊,饭菜都...”
而你早已专心的做起画来,奇犽说的什么你没有听到。
“真是,不懂你...”
你看着画中的男孩静静的合上了薄唇,白凝脂的脸颊慢慢的泛起微红,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眉眼温柔的坐正。
不会再放手了。
你在心里说。
“好了吧。”不多会,他便被你看的脸颊通红,欲要挣脱你的束缚。
“哈哈,奇犽你的脸好像猴子屁股。”你回过神来,看到眼前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的男孩大声笑了起来。
“还说我呢。”他反唇相讥“你的脸好像也很红。”
“但绝对没有奇犽你的红。”你自信的翘起嘴巴。
“你,你怎么那么自信啊?”男孩用一只手捂住脸,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可恶!”
“嘿嘿。”你冲他比了个v的胜利手势。
“...”他一脸黑的横了你一眼。
“奇犽!”你大声喊他。
“干嘛!”他似乎还沉浸在害羞的还被你说出来的极度不满中,只是生生回应着。
“谢谢。”你大声的把内心的喜悦与感情畅快淋漓的宣泄了出来。
你要大声的告诉他,大声的告诉全世界。
“真的。谢谢你,奇犽。”

《本能X instict》 杰奇 全职猎人

丢点旧文~证明我还活着[喂]

食用说明书:

短篇,缓慢更【非常地】,短篇也是更得慢,真的私密马赛【笑哭】。

三章节。
整体意识流,流水账。

依旧杰奇的坚决不逆不拆。

犽受偏向严重,伴有很严重的OOC。

小学生文笔,逻辑混乱。

半治愈向加狗血满地撒,外加失忆这种老掉牙的梗。

以上有任何不适者请自行绕道。【微笑】

bug什么的请尽情的无视~~~
Ps:看文的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哟~【喂!】

Section one X awaken

痛苦。

不安。

困惑。

随之而来的焦躁。

带着苏醒过来的一切不适与之眼前白的通透的墙面一并赤裸裸的展现在你的眼前。

这是哪里?

你的意识在一片嘈杂中渐渐恢复知觉,那些属于人特有的一些本能在你的身上一一展现出来。

你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类,而后你发现自己受了伤,很重很重的伤,而受伤最严重的地方恰好不好的正是头部。

你发现你的大脑一片空白。
干净的什么都没有。

我是谁?
你发出了醒来后的第二个疑问。
你表情木讷的转动僵硬异常的脖颈看向一旁,像是个迷失自我的小孩,无措又迷茫。

“杰?”你听见有人在,似乎熟悉又不熟知的嗓音沙哑着,略带颤抖的声线穿过薄薄的耳膜,通过神经直至大脑。

模糊的视线慢慢的,一点点的开始聚焦,最终定义到那声音的来源。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对面坐着的是个拿着书本微笑着的青春年少的银发男子,生的白皙干净,而且漂亮。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去形容眼前的这个人。
总之,真的是很漂亮,非常非常的漂亮。

你发现自己的词汇真的相当匮乏,诚然除了漂亮你便再也找不出其他词汇了。

“不过,也真逊啊你,竟然睡了这么久。再这么睡下去,我可真的是不想要你了。”说话间的他很自然的将手中的书本合上,将其轻放在手旁的床头柜上,而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那本书,通透的蓝瞳反射着水色的光,却是复杂。

你有些愣神,不知是被男孩惊为天人的外表吸引了去,还是源自内心深处那种不明所以的悸动。

“喂。”发呆胡思乱想之际银发男子突然起身,将整张脸凑了过来。
你被他吓了一跳,脸颊却率先红了起来。

心脏跳动的剧烈,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直觉告诉你,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应是常事。
你懵懂的眨巴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立刻冲着面前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似乎也是习惯动作,你想。

你看到面前人的眉头微皱,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你发现自己很能捕捉这人细微的表情。

那么,先礼貌的打个招呼吧。
“你...好”你不慌不忙,心中渐渐平静下来。

然‘好’字的音节还没发全,双眼却突然被男孩用冰凉的手盖住。
要干嘛?
你楞了一下。

你原本你会害怕黑暗,可却在整个人重新堕入黑暗之际莫名的感到一种心安与安宁。
难道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吗?
你困惑的问自己,没有答案。

“你的手好冰啊。”你几乎完全是下意识的想从被子中掏出双手来想将他的手包裹起来,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双手连同胳膊也被打了层厚厚的石膏,动弹不得。

“啰嗦。”你听见他不满的声音。
你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你发现你在害怕这个人生气。

“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那只覆盖在双眼的手用力的压低。

你安静的就范,乖巧的在随后加了句“恩。”

“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你再次愣神,大脑有些迟缓“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年龄。”

“恩...”你开始若有所思的思考,嘴巴微微翘起“我想大概有18岁吧。你呢?”

“我在问你。”

“啊。对不起。”

“没有必要道歉。”你听见他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你开始有些慌乱起来。

你本能的意识到一些情绪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这让你惴惴不安着。

“那个...”你开口,想提前终止这个游戏。

“最后一个。”他似乎对你的委婉不予接受,强制性的进行下一个问题。

“把你现在脑子中能想起来的告诉我。”

这次却是一段很长的空白。

你不解你对他的言听计从,更不解自己此时的心境变得如此糟糕。
明明这个人如此的无礼,明明这个人如此的强硬...

这个人,明明好悲伤。

可是刚刚为什么,为什么会那样冲着自己笑,那明明在逞强吧。

“果然。”你听见他细微的叹息声,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空无与压抑感。

眼前还是一片黑,他没有将手移开。
你却从那只紧捂自己双眸的冰冷手掌上感受到细微却不停不停的颤抖。
为什么不再说话,为什么在颤抖。

你的心也开始不停的抖动起来,方才那份安心与舒适荡然无存。
你惊恐的发现自己竟已不再是慌乱自己的记忆空白,而是慌乱那人似乎已然乱了阵脚的心弦。

“你先把手放开。”你突然气急的大喊,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那只紧紧盖住自己双眼的手却是明显的一顿。

可是,你真的好生气。

“我说了你先放开啊!你在难过吗?我们应该是认识的吧?你这个样子让我真的很不舒服!”你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你惊觉你在心痛,翻天覆地的搅动着,这使你异常坐立不安。

“杰。”而后他颤抖的声线才慢慢悠悠的从沙哑的喉腔中勉勉强强的发出“求你。就一会...”

然话还未半,你便腾的一下卯足了力气整个人从床上弹起,不顾手臂沉重的石膏,一把将他的手推开。
刚苏醒的身体像是一台笨重异常的机器,没有机油,没有润滑,锈迹斑驳。
你不由得累的低头喘息了几声,心中却着急那人。

“你这个人...”你生气的抬头想要训斥他,却在抬眸间看见他无措的泪珠滴滴从那张精致的脸上潸然落下。
你一时怔在那里。
顾不得身体的僵硬,也顾不得头疼的异常,更顾不得手臂已然裂开的石膏。

“为什么...”你不解的紧盯着那张落泪的脸庞“为什么要哭...”

你想伸手替他拭去,却发觉自己连再次抬起手臂的力气都变得颤动起来。

泪水。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脱离了你眼眶的束缚。
你在后知后觉间发现自己竟然也在哭。

“恩?为什么...为什么我也会...”你费力的抬起你的石膏手臂,怔怔的眼中的泪水早已水花了眼前的景象。
心好痛,好难过,为什么...

“杰...”他也怔在那里,不一会泪水便再次崩盘,他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一把将你拥住。

“笨蛋。杰。大笨蛋。”他大力的撕扯着声带,似乎是将积攒了许多许多压抑的情绪一并宣泄出来。

“我...”你反手紧紧拥着他,像是珍宝般。
你发觉他的身上很好闻,他的皮肤是凉凉的,衣服很柔软,摩擦起来也很舒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将头深深埋在他清香的颈间“但是我好像不想看到你难过。”

怀中人还是微微的颤抖着,却慢慢安静了下来。

“所以,不要再哭了。”你手中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我好像会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