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啊

嗯。大概就这样了。

《本能X instict》 杰奇 全职猎人

丢点旧文~证明我还活着[喂]

食用说明书:

短篇,缓慢更【非常地】,短篇也是更得慢,真的私密马赛【笑哭】。

三章节。
整体意识流,流水账。

依旧杰奇的坚决不逆不拆。

犽受偏向严重,伴有很严重的OOC。

小学生文笔,逻辑混乱。

半治愈向加狗血满地撒,外加失忆这种老掉牙的梗。

以上有任何不适者请自行绕道。【微笑】

bug什么的请尽情的无视~~~
Ps:看文的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哟~【喂!】

Section one X awaken

痛苦。

不安。

困惑。

随之而来的焦躁。

带着苏醒过来的一切不适与之眼前白的通透的墙面一并赤裸裸的展现在你的眼前。

这是哪里?

你的意识在一片嘈杂中渐渐恢复知觉,那些属于人特有的一些本能在你的身上一一展现出来。

你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类,而后你发现自己受了伤,很重很重的伤,而受伤最严重的地方恰好不好的正是头部。

你发现你的大脑一片空白。
干净的什么都没有。

我是谁?
你发出了醒来后的第二个疑问。
你表情木讷的转动僵硬异常的脖颈看向一旁,像是个迷失自我的小孩,无措又迷茫。

“杰?”你听见有人在,似乎熟悉又不熟知的嗓音沙哑着,略带颤抖的声线穿过薄薄的耳膜,通过神经直至大脑。

模糊的视线慢慢的,一点点的开始聚焦,最终定义到那声音的来源。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对面坐着的是个拿着书本微笑着的青春年少的银发男子,生的白皙干净,而且漂亮。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去形容眼前的这个人。
总之,真的是很漂亮,非常非常的漂亮。

你发现自己的词汇真的相当匮乏,诚然除了漂亮你便再也找不出其他词汇了。

“不过,也真逊啊你,竟然睡了这么久。再这么睡下去,我可真的是不想要你了。”说话间的他很自然的将手中的书本合上,将其轻放在手旁的床头柜上,而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那本书,通透的蓝瞳反射着水色的光,却是复杂。

你有些愣神,不知是被男孩惊为天人的外表吸引了去,还是源自内心深处那种不明所以的悸动。

“喂。”发呆胡思乱想之际银发男子突然起身,将整张脸凑了过来。
你被他吓了一跳,脸颊却率先红了起来。

心脏跳动的剧烈,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直觉告诉你,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应是常事。
你懵懂的眨巴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立刻冲着面前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似乎也是习惯动作,你想。

你看到面前人的眉头微皱,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你发现自己很能捕捉这人细微的表情。

那么,先礼貌的打个招呼吧。
“你...好”你不慌不忙,心中渐渐平静下来。

然‘好’字的音节还没发全,双眼却突然被男孩用冰凉的手盖住。
要干嘛?
你楞了一下。

你原本你会害怕黑暗,可却在整个人重新堕入黑暗之际莫名的感到一种心安与安宁。
难道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吗?
你困惑的问自己,没有答案。

“你的手好冰啊。”你几乎完全是下意识的想从被子中掏出双手来想将他的手包裹起来,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双手连同胳膊也被打了层厚厚的石膏,动弹不得。

“啰嗦。”你听见他不满的声音。
你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你发现你在害怕这个人生气。

“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那只覆盖在双眼的手用力的压低。

你安静的就范,乖巧的在随后加了句“恩。”

“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你再次愣神,大脑有些迟缓“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年龄。”

“恩...”你开始若有所思的思考,嘴巴微微翘起“我想大概有18岁吧。你呢?”

“我在问你。”

“啊。对不起。”

“没有必要道歉。”你听见他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你开始有些慌乱起来。

你本能的意识到一些情绪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这让你惴惴不安着。

“那个...”你开口,想提前终止这个游戏。

“最后一个。”他似乎对你的委婉不予接受,强制性的进行下一个问题。

“把你现在脑子中能想起来的告诉我。”

这次却是一段很长的空白。

你不解你对他的言听计从,更不解自己此时的心境变得如此糟糕。
明明这个人如此的无礼,明明这个人如此的强硬...

这个人,明明好悲伤。

可是刚刚为什么,为什么会那样冲着自己笑,那明明在逞强吧。

“果然。”你听见他细微的叹息声,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空无与压抑感。

眼前还是一片黑,他没有将手移开。
你却从那只紧捂自己双眸的冰冷手掌上感受到细微却不停不停的颤抖。
为什么不再说话,为什么在颤抖。

你的心也开始不停的抖动起来,方才那份安心与舒适荡然无存。
你惊恐的发现自己竟已不再是慌乱自己的记忆空白,而是慌乱那人似乎已然乱了阵脚的心弦。

“你先把手放开。”你突然气急的大喊,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那只紧紧盖住自己双眼的手却是明显的一顿。

可是,你真的好生气。

“我说了你先放开啊!你在难过吗?我们应该是认识的吧?你这个样子让我真的很不舒服!”你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你惊觉你在心痛,翻天覆地的搅动着,这使你异常坐立不安。

“杰。”而后他颤抖的声线才慢慢悠悠的从沙哑的喉腔中勉勉强强的发出“求你。就一会...”

然话还未半,你便腾的一下卯足了力气整个人从床上弹起,不顾手臂沉重的石膏,一把将他的手推开。
刚苏醒的身体像是一台笨重异常的机器,没有机油,没有润滑,锈迹斑驳。
你不由得累的低头喘息了几声,心中却着急那人。

“你这个人...”你生气的抬头想要训斥他,却在抬眸间看见他无措的泪珠滴滴从那张精致的脸上潸然落下。
你一时怔在那里。
顾不得身体的僵硬,也顾不得头疼的异常,更顾不得手臂已然裂开的石膏。

“为什么...”你不解的紧盯着那张落泪的脸庞“为什么要哭...”

你想伸手替他拭去,却发觉自己连再次抬起手臂的力气都变得颤动起来。

泪水。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脱离了你眼眶的束缚。
你在后知后觉间发现自己竟然也在哭。

“恩?为什么...为什么我也会...”你费力的抬起你的石膏手臂,怔怔的眼中的泪水早已水花了眼前的景象。
心好痛,好难过,为什么...

“杰...”他也怔在那里,不一会泪水便再次崩盘,他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一把将你拥住。

“笨蛋。杰。大笨蛋。”他大力的撕扯着声带,似乎是将积攒了许多许多压抑的情绪一并宣泄出来。

“我...”你反手紧紧拥着他,像是珍宝般。
你发觉他的身上很好闻,他的皮肤是凉凉的,衣服很柔软,摩擦起来也很舒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将头深深埋在他清香的颈间“但是我好像不想看到你难过。”

怀中人还是微微的颤抖着,却慢慢安静了下来。

“所以,不要再哭了。”你手中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我好像会心疼。”

评论

热度(18)